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老夫老夫的一日

给阿寺的生贺~~我一直在尽力撒糖结果写完了就是“这俩人谁”的感觉……文拙心意在阿寺生日快乐!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多——加——薪——!


现paro  

温柔团长和温柔兵长出没

 

 

8:47 a.m.

 

埃尔文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闹钟——快九点了,幸好是周末。利威尔还在他怀里,睡得正沉。他的利威尔,要不是昨晚运动量太大,现在一定臭着一张脸站在床边掀开被子吼着他去洗澡吃饭,哪能这样乖的睡觉。不过,不论是那种利威尔埃尔文都爱得不得了,太可爱了。亲一下睡的乱糟糟贴在额头上的黑发,亲一下薄薄的眼皮,再亲一下难得放松的嘴唇。怀里的人终于不胜其烦的皱起了眉头,“噗”的一下子整个翻了个身,顺带把埃尔文的被子卷了个干净。

 

……糟了,被迫遛鸟了。

 

 

9:00 a.m.

 

少了埃尔文的被窝比之前凉了不少,利威尔独自睡了一会儿就清醒过来,不用看闹钟他就知道时间不早了——昨晚被折腾狠了,丢脸的晕过去又醒过来看到埃尔文还在他身上吭哧吭哧,恼羞成怒照着埃尔文的脸就踹了一脚,结果被他抓住了脚,把圆润的脚趾含在嘴里舔弄,顿时就又软了身子随他去了。利威尔揉着酸痛的老腰检讨着自己,下次不能这么把持不住,都快四十的人了,要节制,埃尔文的头顶发都不剩几根了,一定是做多了肾亏的缘故。

 

9:45 a.m.

 

想着利威尔应该吃些清淡的,埃尔文就只做了白粥和几样小菜,端着盘子一回头,就看到利威尔斜斜的倚在门框上看着他。头发滴着水,蒸汽熏出来的酡红还没有褪去,穿着一件埃尔文淘汰了的棉T恤,光着的脚边一圈水渍。

 

利威尔的睡衣都是他们两人淘汰了的旧T恤,被利威尔洗衣频率折腾的棉质衣服没多久就会变得很长,然后就都被利威尔拿来当睡衣穿,反正在家里也不讲究那些有的没的,穿的舒服就好。埃尔文喜欢利威尔穿他的衣服,可是他的衣服太长都盖到大腿中间了;如果利威尔穿自己的就刚好盖住屁股,经常能看见不错的风景。与是埃尔文每天都把利威尔穿什么衣服当做彩蛋,悄悄享受着着甜蜜的纠结。

 

“利威尔,怎么不擦干?不穿鞋不冷吗?过来吃饭。”埃尔文把都饭菜摆到餐厅,利威尔还是站在那里看着他。

 

利威尔才不会说他就是想看看埃尔文穿着围裙做家务的样子,两个人平时工作都比较忙,但是埃尔文更忙一点,再加上利威尔很擅长家务,所以埃尔文很少做家事。并不是不满意这样的家庭分工,只是他很喜欢看埃尔文这个样子,让他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家,两个人共同努力,共同维护的家。

 

“来了。”利威尔在埃尔文对面坐好。

 

“我不常做饭,味道还可以吗?”

 

“还不赖。”

 

 

 

12:00

 

埃尔文陪利威尔午睡中。请勿打扰。

 

 

2:00 p.m.

  

利威尔坚决拒绝了埃尔文一起去超市买生活用品的邀请,更加坚决拒绝了埃尔文留下帮他一起打扫卫生的建议,往埃尔文裤兜里塞了一张采购的清单(埃尔文掏出来一看一半都是各种清洁剂消毒剂扫除用品),就把他赶出了门。废话。留他在这里干什么啊,利威尔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埃尔文是怎么回事,一看到自己穿扫除的衣服就会兽性大发,十次扫除有八次都会被搞砸。

 

5:00 p.m.

 

埃尔文带着东西和菜回来了,利威尔跑出来迎接,埃尔文高兴的张开了双臂——利威尔兴奋地把清洁剂和扫除用品拎走了。

 

 

8:16 p.m.

 

利威尔不小心惹祸上身,两个人开始了热火朝天的运动。

 

 

9:34 p.m.

 

运动结束,埃尔文抱着筋疲力尽的利威尔去清洗,洗的粉扑扑的塞到被窝里,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把利威尔抱在怀里,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书给利威尔读。利威尔很少提起自己的身世,他俩在一起之后埃尔文才知道他是孤儿,童年过得非常艰苦。为了弥补他童年的缺失,埃尔文每天晚上睡前都给他读一个童话故事。利威尔开始非常抵触,他天生一张不辨年龄的脸,最讨厌别人拿他当小孩子看。又不忍拂了恋人的好意,只好忍着不说。可是过了几天,不只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他感觉听了故事之后睡眠比之前好了很多,渐渐的也就不再抵触了。埃尔文也有耐心,除了他们两个人出差不在彼此身边的日子,每天一篇,从童话开始,到散文小说,竟然也坚持了近十年。

 

10:19 p.m.

 

利威尔听着故事睡着了,埃尔文也躺下来,用手支撑着脑袋,用眼神细细描画恋人的模样。真是不可思议,这么多年过去,利威尔竟然还是他们刚认识时的样子,时光在他身上好像停止了流动,而自己却老了许多。每天早上利威尔在枕头上捡到一堆金毛的时候都会背着他悄悄叹气,埃尔文知道。但是他并不担心,只要这个人还在自己身边,老又有什么可怕?

 

当年埃尔文辞掉稳定的工作下海打拼的时候,大家都反对,利威尔没有保证什么,默默辞掉工作跟着自己走;埃尔文出师不利遭遇失败,几乎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利威尔还是坚定的站在他身边。埃尔文问过他为什么,他只说:“我相信你的判断。”后来埃尔文功成名就,许多人都说利威尔在这一段关系中颇受照顾,不过埃尔文知道,其实受照顾的是他自己,没有利威尔坚定的支持和帮助,他绝不可能走到今天。

 

关掉灯,掀起被子把两个人裹在同一个小小世界,埃尔文感受着怀里的温度——真幸运,他能遇到这个人,真幸运,他们俩还要一直走下去。


评论
热度(10)
  1. 蕎麥多放香菜 转载了此文字
    喜歡死了阿(轉圈圈)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