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See you again (5)

  说起来简单,等许魏洲真的到达海边的时候,也已经是当天晚上了。冬天的海风尤其冷,尽管穿得很多,他还是感觉到带着咸味的冷风刀一样割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包裹在羽绒服和毛线当中的地方好一点,不过仍然能感到一阵一阵的寒气袭来。他无比庆幸为了伪装而买了一大堆御寒用品,不然站在寒风中等船的他看起来一定像这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船夫操着和黄景瑜类似但是夸张十倍的口音,许魏洲过了好一阵子才明白今天太晚了,不安全,哪怕他多出钱也不会有人送他去岛上了。好在仍有农家乐营业,许魏洲进去,简单吃了餐饭,然后就失眠了。

认识九年多,时间怎么也不能说短,放在一般人身上,要么已经成了老夫老妻日子有滋有味还要爱下去,要么就是走着走着就走不下去了,这时间也足够治愈心伤,重新来过。偏偏在他这里,这个坎儿就过不去了,许魏洲很多个很多个夜晚都在想这个问题。黄景瑜怎么就成了他心头长在肉里的一根刺,不拔掉,疼,和着每一次心跳的搏动钻心剜骨的疼。什么,还可以拔掉?这个选项根本不予考虑。你看到过被一刀插进心脏的人吗?如果不要把刀拔出来赶紧去抢救,还能有活的希望,如果拔出来,当场就会死掉。

在一起的回忆也就只有半年而已,加上单纯的兄弟时光和相互拉锯试探的时间,也不过一年出头。怎么就能把这一年生生抻成了九年,从一开始还会经常发微信偶尔打个电话,到后来那个置顶的联系人,再也不会冒出代表来信的红色圈圈,仍然觉得黄景瑜没走远,仍然是一看到黄景瑜的名字就觉得那双手还会在自己的肩膀上拍拍,告诉自己我知道你能抗住,但是只要你回头,我就在你身后。

是后悔了吧?不是没想过和好,可是只要一想起黄景瑜拽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努力挺直脊背以至于显得僵硬的背影,就完全无法开口。两个人坐下来,开诚布公的谈好的对彼此最好的选择,黄景瑜那么细腻那么容易脆弱的人还在坚持,许魏洲这么硬的汉,怎么可能率先投降。

遗憾有很多,没能来你的城市看看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所以这次旅行就当是来画一个句号,从这里回去以后,我要轻装上阵了。

黄景瑜,我知道你和我一样还没能忘了。但是两个人当中更坚强的那个一直是我,我就先做个表率让你看看,怎么样才叫分手以后要过更好的生活。


评论(4)
热度(11)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