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See you again (4)

    酒馆内部装饰得极有风格,推开门的瞬间许魏洲以为自己进了一个山洞。由于还有几十分钟才到营业时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位调酒师站在吧台后面,正一个一个的擦拭杯子。

    许魏洲坐到像是几根被随意砍倒的大树堆成的吧台前面,调酒师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营业时间还没到,暂时不能点单。”

    “好的,谢谢。”许魏洲礼貌的回应,仍坐在吧台前。

    调酒师撩起眼皮打量了许魏洲一下:“一个人喝闷酒可不是治愈情伤的好办法。”

    许魏洲笑:“你怎么看出我是情伤?”

     调酒师擦完最后一个杯子,给许魏洲倒了杯白开水,:“你要是在一个酒吧工作了十六年,你也能看出每个人到这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真有意思,许魏洲想。大概这位高人知道我这情伤不仅是个男人留下的,还过了快十年,也不会惊讶吧。

    调酒师看到许魏洲微笑的表情,突然伸长了脖子凑到他耳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能过目不忘。”

    许魏洲一瞬间有点慌乱,以为自己身份被揭穿,于是他试探着问:“那你知道我是谁了?”

    调酒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来到这里的都是我的客人。我也只记和我客人有关的人。”

    大概是真的遇到高人了,许魏洲想,可是自己明明是第一次来这件酒吧啊。

    “我在一个节假日常来的客人钱包里看到过你的照片。”仿佛是看出许魏洲的疑惑,调酒师又补了一句。

     许魏洲僵在原地。明明有可能是他的粉丝——毕竟他现在也有千万粉丝了,可是直觉告诉他,调酒师说的那个人就是黄景瑜。

    “你是什么时候……?”

     “那个小伙子一开始常来的。后来就只有节假日会来了,每次还都是后半夜。有一次喝醉了,我打开他的钱包刷卡结账,就看到你的照片。”

     “那最近……”

     “去年他还来过一次,还用的是那个钱包,但是你的照片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

 

    那个钱包,许魏洲想,应该还是那个钱包吧。杀青以后,许魏洲用了大概一小半的片酬给黄景瑜买了一个奢侈品牌的钱包,黄景瑜收到以后愣了半天,然后摆出长辈的样子教育他小小年纪不能乱花钱。那时候许魏洲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也能明确的感受到黄景瑜的,可黄景瑜就是跟个缩头乌龟似的不肯出来。买钱包,一方面是许魏洲真的想送礼物给黄景瑜,另一方面也是想试探他的反应,结果又被他轻巧地避了过去。许魏洲有些生气也有些泄气,扑过去想抢回那个钱包,却被黄景瑜三下五除二压倒了身下,捏着下巴调侃,怎么,又不舍得了?

    并不是不舍得。许魏洲眼睛直视着黄景瑜。

    哪怕你没有那个意思,送你东西我也不会不舍得。

    我只希望你像个男人一样给我明确答案,不成我也不会再纠缠,吊着我真的那么好玩吗。

    黄景瑜却像是被灼伤了一样避开许魏洲的目光,爬起来把钱包小心藏到兜里,然后拍拍大腿,语气特别诚恳的对许魏洲说:“谢谢你,洲洲,我妈还没给我买过这么贵的礼物呢。”

 

     许魏洲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搅到一起,如果他手里有枪,黄景瑜大概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喂喂!”调酒师伸出手在许魏洲脸前面晃了几晃,“可以点单了,你要喝什么?不点单可是不可以坐吧台的哦!”

    许魏洲的眼光还是有点直直的。

    调酒师没再理他,很是忙活了一阵,把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拍到许魏洲面前。

    “我没有……”

    “看在你是今天第一位客人的份上,这杯算我送你的,特别为你制作的哦!”

    一个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每句话都要以哦来结尾真是够了。许魏洲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面上还是微笑着说了谢谢。

    然而第一口就辣的他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忍住咳嗽强撑着咽下去,后味竟然是微甜的。

    调酒师递给他几张纸巾,“这杯酒叫memory,回忆就是这样,发生的时候自然是痛苦折磨,然而多年后回想起来,很多事情都会自动变得美好。”

 

    是的,就像他和黄景瑜,当时无数次冲突和争执,现在看来只是关心则乱,就连最后要分手的理由,也没有一条是不再爱了。

 

    许魏洲突然想起他们拍摄MV时候一起走过的海边,两个人在海边放肆的大叫奔跑,他觉得他现在也需要那样一个空旷无人的海边。

 

    “请问,从这里怎么才能去海边?”

 

    “冬天想上海的人可少了,旅游团也没了,不过现在天还不太冷,估计没结冰,你租个船到岛上……”

 

    “谢谢!”许魏洲在把钱压在杯子下面就冲了出去,等到调酒师抬头,就只看到木门还在风中摇晃。


评论(16)
热度(16)
  1. Billill0228多放香菜 转载了此文字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