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See you again

❤瑜洲

❤不完全按照时间线,不完全按照访谈

❤大概会HE


许魏洲也没想到,当售票员问他去哪里的时候,他脱口而出的竟是那个边陲小城的名字。

“半小时之后就有,再就是明天的,您要什么时间的?”

“那就……半小时以后的吧。”

 

直到在座位坐定,手中的车票都已被攥出微微的湿意,许魏洲才从眩晕般的不真实感里醒了过来,从被经纪人通知自己将会有一个十天左右的小长假,到半夜突然惊醒收拾行李打车跑到火车站,短短几个小时,自己竟然就坐上了通往那个城市的列车。

 

“问你最想去什么地方旅游。”

“好,那我现在就说了。最想去日本,北海道。”

那次采访结束后,黄景瑜又问了许魏洲,除了日本北海道之外还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当时他不假思索的回答,还想去丹东。黄景瑜眼睛里有些什么在闪动,然而还没等许魏洲自满于自己的回答,黄景瑜的大手就搂了过来:“就这么想去我的家乡?”许魏洲满头黑线,脸皮担当真不是盖的,本想要说的“想去你长大的地方看看”变成了“想去吃阿姨上次带来的海鲜。”理所当然换来了黄景瑜的一顿揉搓。

那之后没多久,黄景瑜就获得了休假回家的机会,许魏洲记不清黄景瑜是真的打电话问了他要不要一起回去,还是仅仅是自己的臆想,毕竟当时用的手机早已经报废,号码也换掉了,甚至身边的人也都已经各奔前程。

那通电话打了还是没打,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反正最后的答案一样是不可能。

再后来,拍戏的许魏洲光明正大的去了丹东,然而拍那部戏时他在丹东上海两个片场之间当空中飞人,对丹东的记忆除了新柳步行街下的一碗焖子,竟什么也没留下。

就像他们两个最后的结局。

 

倒是在许魏洲长大的城市,两个人秘密约会许多次。黄景瑜在上海的小窝没有被媒体粉丝发现,就成了两个人的据点。那时候见面已经很困难,每一次小聚都是偷来的,年轻的身体和重压之下需要释放的心情让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像是大浪之下飘摇的水草,颠簸摇晃着纠缠在一起,直到耗尽了全部的气力而沉沉睡去。睁开眼睛又要装作不认识一样站到人前,各自回答媒体提出来的有关感情的问题,或者是在节目当中做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男神。

败象早已显现,只不过身处局中的人永远看不清。

 

不知道是黑夜让人容易感伤,还是目的地太过有象征意义,许魏洲一直想起那些本以为早已忘记了的事情,直到旁边的窃窃私语声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有点像许魏洲啊。”

“你别看到一个帅哥就说是你爱豆啊,疯了吧,许魏洲怎么会大半夜坐卧铺。”

“也对,可是你看侧脸真的有点像诶!那个鼻梁!要是能把眼罩摘下来就好了。”

……是真的红了吧,许魏洲想,在没几个人的火车上也能遇到粉丝,但是现在不是打招呼的时机,所以他还是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那两个小姑娘。

身后的说话声渐渐小了,或许摇晃的火车给人一种类似于婴儿摇篮的安全感,原本毫无睡意的许魏洲也渐渐沉入睡眠。



-----------------------------------------------------------------------------

  ※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想听听各位的感想,或者是对文的评论

评论(6)
热度(16)
  1. Billill0228多放香菜 转载了此文字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