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瑜洲】失而复得(一)

*部分依托花絮,有部分私设

*时间轴不完全一样

*全是脑洞,请勿上升真人


“许魏洲!你还敢光脚在屋子里走!今天晚上你如果再发烧到四十度我就给你扔窗外自动降温!”黄景瑜发起火来也没什么力度的声音在逼仄的小房间响起。许魏洲早就摸透了黄景瑜的脾气,对亲近的人根本就是一纸老虎,并不喜欢穿袜子的他直接把这句话当做耳旁风,还是溜溜达达的在屋子里找灵感。

    然后他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黄景瑜以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压在了床上,两条乱蹬的长腿被按住,迅速套上一双颜色艳嫩还毛茸茸的室内袜。

许魏洲发觉翻身无望,干脆在黄景瑜身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对着脚上明显是女生穿的袜子撇撇嘴:“黄少女,你的少女心终于蔓延到穿衣风格上来了,那能不能先去荼毒你自己,不要害我。”

听见他这么说,黄景瑜就知道他已经认命了,不会再反抗,于是从他身上下来,枕着手臂躺到他旁边:“毛病那么多呢你!虽然样子是有点那个,可是穿着暖和啊,咱俩屋里又没外人,偶像包袱还挺重。”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噗嗤一声笑了,说:“我今天也太失败了,竟然被你嘲笑穿衣品味。你瞅瞅你,二十多岁打扮得跟个四五十岁的老干部似的,给你手里举个拐棍儿就能和公园里老大爷一起喝茶遛鸟了。”

许魏洲睨了黄景瑜一眼,“不要把你的爱好强加在我身上啊!”

“我什么爱好?”黄景瑜一时没跟上节奏。

“遛鸟呗,你还有什么更变态的爱好?”许魏洲脸上严肃,眼睛里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

黄景瑜恍然大悟,一翻身又把许魏洲压得死死的,“我最变态的爱好就是揉你!”

一时间科科科科的笑声响彻整个房间。

 

激烈的切磋的柔术运动之后,许魏洲尸体一样瘫在床上。对着躺在一边的黄景瑜的小腿踹了一脚,“饿了,有点想吃夜宵。”

黄景瑜也瘫在床上:“刚刚谁输了谁去买。”

许魏洲暴起,掐住黄景瑜脖子:“你一个专业运动员和我比这个你要脸不?要不咱俩斗琴?”

“你这个方式也一样不地道啊!”

“那你说怎么办?”

“不吃,这么晚吃夜宵对身体不好。”

“可是我饿得睡不着。”

“那你想出个办法来嘛!”

“咱俩石头剪刀布?”

“好啊,是三局两胜还是……”

“一局定胜负!”

“石头剪刀布!”

“科科科科我赢了!”许魏洲笑得像个有糖吃的孩子,屁颠屁颠跑下床,给黄景瑜披上外套,“我想吃对面那条街最里面的那个粥铺的粥!早去早回啊!”

黄景瑜真是有种想揍他一顿的冲动,但是看着那双大眼睛里有点兴奋有点狡黠还有点开心的光芒,抬起来的胳膊又放了下去。买粥就买粥吧,反正自己也有点饿了。

黄景瑜一开门就带进来一股寒气,许魏洲早就摆好碗筷像个等待投食的小猫儿似的坐在桌前等他,眼光随着他手里的外卖袋子一路移动,直到外卖袋子平安无恙的放在桌上。

个小没良心的!黄景瑜从牙缝抽了一口气,不知道关心他这个劳苦功高的外卖员,反而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那两碗粥上,再瞅,再瞅等下粥里都能捞出俩眼珠子了!

好在许魏洲在目送粥安全着陆之后就转开了眼光,立马看到黄景瑜两块健硕的咬肌,赶紧把一个热水袋塞进他怀里,“外卖员辛苦了!来来来快暖暖手!”

肚子上被放上一个沉甸甸暖烘烘的热水袋,心里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小郁闷也立刻被烫得无影无踪,何况再不坐下喝粥,两碗都被那个吃货给抢光了!

“黄景瑜!你干嘛把勺子伸我碗里!咱俩的不都一样吗!”

“你吃得那么快,我尝尝看是不是你那碗格外好吃!”

“黄景瑜你再把勺子伸过来我干你啊!”

“来啊来啊!看看最后是谁干谁!”

      所以编剧女士会说他俩的所有事情最后都会以一场柔术解决,今天也不例外。

     

 

    屋子里有暖气也挺冷,但是盛着一碗热粥的胃和运动过后的身体都很暖和,思绪也很放松,身旁有一个人躺着,身体温暖,呼吸均匀,黄景瑜觉得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在上海一个人每天跑通告,一个人做饭,经常被严重的失眠困扰的生活却越来越遥远。呼吸频率渐渐被身旁睡着的许魏洲带得同步,黄景瑜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就被拉入了黑甜梦境。



评论(8)
热度(36)
  1. Billill0228多放香菜 转载了此文字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