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1211][百日黄喻][Day11]Allure

  

 

 

❤ 黄喻only,一发完结

 

❤一夜情paro【(会不会发展成多夜情我也不知道)

 

❤私设有,OOC有,注意避雷,如有不适请立即点叉

 

 

 

 

 

 

 

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男人。

 

在吧台前侧身坐着,手肘撑在吧台上,拿着酒杯小口啜着,额前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散下来,白衬衫的领口解开两颗扣子,袖子在手肘处松松挽了几圈,长腿交叠在身前——明明正常无比的动作,在酒吧昏暗闪烁的灯光下看来却无比煽情。

 

黄少天的喉结滚动,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有点渴啊。”他想。

 

舞台比其他位置高出很多,尽管下面有点暗,站在上面演出的黄少天能看到其他人的动作。被这男人弄渴的人不止黄少天一个,实际上自从他走进酒吧身边莺飞蝶舞就没间断。干净的打扮和脸上隐隐的笑意看起来和酒吧的环境如此的格格不入,巨大的反差让他看起来非常新鲜清纯——正如大俗即大雅,在酒吧里,清纯就是一种诱惑,而且是非常高姿态的诱惑。虽然隔得远了看不清长相,黄少天就是能肯定这男人绝对生得一副好皮囊。

 

看,又有一个男人端着酒杯走到他身边了。黄少天全副心思都放到了那个人身上,要不是这首歌已经唱到熟的快吐了,明天本市的花边小报上可能就会登出《著名gay吧王牌歌手惨烈走音为哪般,昨日辉煌被疑假唱》的新闻。发现他温和的拒绝了请他喝酒的人,坚持喝自己点的酒的时候——印象中那款酒的度数不算低——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搭讪的男人碰了个软钉子,摸摸鼻子走了,这边黄少天却是等不下去了。于是酒吧里的所有顾客下一秒都惊讶地往舞台上望去,因为音乐声突然停了,站在舞台中央的主唱清清嗓子,夺过鼓手手里的鼓棒,直指吧台前面——“那边那位穿白衬衫的先生,我想送你一首歌。”

 

那个男人有点惊讶的左右看看,在确认了主唱所说的就是自己之后,向黄少天举杯致意。

 

酒吧里的客人这时候都被勾起了兴致,纷纷停下自己的动作,看向舞台,显然是对主唱要唱什么歌感到十分好奇,还有一小部分人在黄少天的指引下看到了坐在吧台前的男人,暗暗拍大腿感叹这么好的货色怎么不是自己先发现的,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往吧台移动。

 

主唱对乐队说了一句什么,有人吹了一声口哨,接下来前奏响起,主唱拿起麦克风,一字一顿的说:“接下来我要唱的歌是‘MAKE U WET’。”

 

没人听不懂这个歌名里面包含的暗示,鼓掌声口哨声顿时响成一片。

 

常来这个酒吧的人都知道黄少天歌儿唱得好,能驾驭得了如泣如诉的情歌,也能狂呼乱叫的把酒吧的气氛推向高潮。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听到他这样唱歌,声音刻意压低的,暧昧的,仿佛每一个音符里面都带着小勾子,挠得人心痒难耐。在这样的歌声中每个人都觉得身体热起来,有把持不住的窜到舞池里面跳舞去了,还有的成对来的直接就旁若无人的接起吻来。

 

被献歌的男人还是静静地坐在吧台边,小口地啜着酒,只是已经不是刚才的那一杯。黄少天唱的是一首日文歌,他听不懂大部分的歌词,却能听懂夹杂在其中的英文。

 

“……UP DOWN UP DOWN KISS YOU INSIDE OF YOU? NA~~ KISS ME .COME HERE YOU RIDIN' ON ME .FEEL GOOD BABY YOU SAY [GIVE ME SOME MORE]~~~”

 

耳朵里听着魅惑的声音唱着这样的歌词,被主唱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觉得之前喝下去的酒都变成了热度,从身体里争先恐后的想要找个出口散发出来。

 

……反正……主唱是个帅哥,这一票稳赚不赔。

 

这样想着,吧台边上的男人慢慢站起身来,往舞池中央走去,身旁的人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路。

 

仿佛为了配合主唱的表演似的,他站到舞池的中央,灯光师向来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赶忙打了一束光给他,随即他就和着音乐跳起舞来。

 

舞池顿时变成他的舞台。这舞蹈正如耳边的歌声,极尽诱惑之能事,腰慵懒的扭动,白皙的双手拂过嘴唇,脖子,胸前,一路向下,目的地是挺翘的臀部。口哨声和掌声再一次响起,甚至还有一个人喊了一句:“主唱你再不过来把他带走我可要下手了啊!”引来一片哄笑。

 

黄少天的眼睛里简直要燃起火苗,那个人磁石一样吸引了全酒吧男人的目光,有的目光是比较单纯的欣赏,有的就有点猥琐了,有比较急色的趁着灯光比较黑已经开始伸手揉弄下体……但凡一个有占有欲的男人都不会让自己的猎物被别人如此觊觎意淫。把麦克往身后一抛,单手从舞台上翻下来,拉起那个男人就跑,全然不顾被后各种意味的笑声和乐队成员气急败坏的追赶。

 

男人被拉着跑到酒吧后面一条昏暗的巷子里,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就被黄少天的吻堵住了嘴。这个吻急切粗暴,一只手伸过来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下一秒滑溜溜的舌头就钻了进来,在上颌敷衍似的舔了几下,紧接着勾住舌头死命纠缠。两只手被反扣着利用身体的重量按在背后,两腿之间别进了黄少天的一条腿,简直是全身上下都被禁锢。如果再这么被吻下去,铁定要被憋死在这里。

 

手中的腰果然如想象般细瘦有力,嘴唇柔软,带着辛辣的酒味,黄少天吻得兴致大起,不由得放松了手里的钳制,立刻就被推得摔倒在地上。

 

男人看着黄少天惊愕的眼神,抹抹嘴唇,深呼吸了几下,才笑着缓缓开口:“我不喜欢野合,更何况你要是把我憋死在这,之后的节目谁陪你玩?”男人本来是有点上挑的丹凤眼,这样看人的时候,就带了一种引诱的味道。

 

说完,伸出手把黄少天从地上拉起来,往巷子外走去。“你家还是我家?”

 

有意思,黄少天心想,“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喻文州。”走在前面的男人回头说道。“还不跟上来?”

 

 

评论(33)
热度(59)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