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全职】【张张】火

LO主几天之后有个十分重要的考试,所以最近都悄咪咪的…………这篇是今年夏天第一次参本子的张张文,时间应该也可以了放出来让LO显得不那么冷清吧……

 

 

1.

 

像往常一样敲了三声门,在得到允许后,张新杰走进韩文清的办公室,却在办公室见到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叶修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大喇喇的坐在韩文清办公桌上,脸上还是那种能气死人的微笑,“哟,小张!还是那么严谨哈,敲门声的强弱频率都一模一样。”

 

张新杰冲叶修点点头,“叶军长,”心里默默地为他倒计时,根据韩文清的脸色推测,他还有三十二秒就会发飙。

 

“给我下来,立刻!”三十一秒半,韩文清的怒吼横贯整个办公室,叶修一脸悻悻地从桌子上跳下来坐回沙发上,嘴里叽里咕噜听不清在抱怨什么。张新杰想笑,又想起自己刚刚时间估差了半秒,微微翘起的嘴角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军长,您叫我来……”张新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随之而来的是蓝雨军区某位高级将领全国闻名的连珠炮式话语攻击。“叶修叶修叶修!我把张佳乐带来了!叶修你在吧你一定在吧?这种事情你怎么可能不来凑热闹!开门哪给我开门开门开门!”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韩文清,见对方没什么表示,就用他一贯懒洋洋的声音冲着门口说:“少天啊,你该不会是向我约战多次被我拒绝借这个机会来找我真人PK吧?谁能证明张佳乐和你在一起啊?”

 

“叶修你妹!你快给我开门!要不是上级命令下来的时候张佳乐正在蓝雨和军长讨论借调于锋的事情我才不和他走这一趟呢!你知道这一路我有多倒霉吗就刚刚还在平地摔了一个大跟头!”

 

“黄少天你给我闭嘴!刚刚明明是地上有块石头你没看见!要不是我拉你一把你现在可能连门牙都没了!”

 

…………屋内的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确定全联盟最烦的两个人此刻都等在韩文清的办公室门外,叶修慢吞吞的爬起来开门,边走边回头对韩文清说:“老韩啊,你说我从你这八楼跳下去逃跑会不会摔死?”

 

张新杰一本正经:“军长办公室有把伞,你可以打着跳下去。”

 

天下红雨了!六月飞雪了!张新杰也会开玩笑了!叶修带着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走去开的门,黄少天看到叶修的表情就傻眼了,从门后伸头把屋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外星人空降或者是木乃伊复活才敢进来,进屋之后眼光在张新杰和韩文清脸上停留许久,仿佛能从他们脸上看出发生了什么才让叶修露出那种表情。

 

但是韩文清张新杰还有叶修谁也没理他,他们的眼光全都落在随他进来的张佳乐身上。

 

军装笔挺,衬衫没有系到顶端而是解开了一颗纽扣,稍长的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小辫子,非但没有显得女气反而非常精神。眼睛很大,看上去有点忧郁,里面却闪着热情坚定的光芒,仿佛燃烧着一团火——最高温的火焰是蓝色的,正是这样明亮而忧郁——百花军区参谋长,弹药专家,张佳乐。

 

 

 

2.

“所以我就被上头派过来了。”张佳乐说:“你们别以为我多想来啊!大孙走了之后百花能用的人不多,邹远虽然在进步但是还不能独当一面,唐昊那小子倒是不错,只不过性格还欠打磨。我每天操不完的心,结果这关头上面又闹幺蛾子。”

 

叶修趁大伙儿不注意又跑到韩文清的办公桌上坐着,这时候正跷着二郎腿摆弄韩文清笔筒里一支钢笔,闻言禁不住笑道:“看不出来,乐乐你还是个好妈妈啊!干脆和单亲爸爸大眼儿送作堆得了,内部消化,肥水不流外人田。”

 

张佳乐没心情和他贫,朝他翻了个白眼就接着和韩文清说话,“韩军长,那我们就尽快开始吧,速战速决,我好早回百花。”

 

韩文清点点头:“新杰,你先带张参谋长去……新杰?”

 

张新杰在走神,以至于没听见韩文清的话。这对于张新杰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错误,但是现在它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原因是……张佳乐。

 

张新杰崇拜霸图军区的军长韩文清众所周知,这甚至是他参军的原因中最重要的一个。不过没有人知道,张新杰还偷偷地关注着另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百花的张佳乐。只比叶修和韩文清晚一年入伍,是大部分现役军官的前辈,近身格斗能力一般,但是手中一把枪玩儿得出神入化。最难能可贵的还有他的学识,军事外语双学士,号称弹药专家,军中甚至疯传没有他修不好的枪。百花军区实际领导人,百花人对他的崇拜超越了下级对上级的程度,几乎可说是奉若神明。

 

这些足以说明张佳乐的优秀,作为一名军人,强大的实力当然能够吸引足够的崇拜者,不过张新杰并不是只看实力的人。实际上张新杰本人也非常优秀,枪法极准,头脑聪明,性格冷静,精通密文。他不仅是韩文清最得力的助手,霸图军区的二把手,同时也是作为情报人员而培养的军官,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知道他相貌的只有寥寥数人,均是各军区的绝对领导人。

 

此前霸图军区从未和百花军区打过交道,张新杰也从未见过张佳乐本人,对他相貌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张佳乐入伍时拍摄的一寸照。一般人的证件照都会比本人难看许多,但是张佳乐的却照得非常精神,尤其一双眼睛,里面写满了期待和执着,隔着照片都能感觉到他目光中燃烧着火焰一样的温度。正是这样一张照片开始了张新杰对张佳乐的关注,因为他觉得那张照片里张佳乐的目光像是点燃了他的心火,张佳乐所拥有的,正是某种他缺少的东西。

 

而现在,照片的主人,他默默关注很久的人,就站在张新杰面前。几年过去了,他眼中的温度不再灼人,但是变得更加沉稳坚定,像个发光体一样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张新杰怎么能不走神?

 

张佳乐,是他张新杰喜欢的人啊。

 

 

 

 

3.

张佳乐显然对走神的张新杰很感兴趣,几步跑过来,背着手绕着张新杰转了好几个圈,张新杰一回过神就看到张佳乐放大的脸糊在自己的脸前边,眼光稍一下移就能看到解开一个扣子的衣领和脖子的皮肤之间引人遐想的缝隙,顿时感觉有点渴,喉结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一下,不过脸上没有流露半分。

 

“唉以前霸图和百花都没机会切磋切磋,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张新杰呢!原来不是冷面杀手的样子啊,竟然这么……嗯……文质彬彬的。好像还比我矮一点?”张佳乐说着哥俩好地伸手搂住了张新杰的肩膀,另一只手比划着两个人的头,“叶修你看呢?”

 

张新杰感受到肩膀上那条胳膊传递的温度,微微眯了眯眼睛。

 

叶修已经把韩文清的那支钢笔当成了枪,反复拆开又组装了好几个来回,听到张佳乐问他这才抬起头,“嗯,也就高个一公分,看你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米九呢!怪不得叫乐乐。”

 

张佳乐终于炸毛了:“说得好像你有多高似的!你不就和我一样高!”

 

叶修淡定:“反正没比你矮。”

 

比他俩矮的黄少天和张新杰感觉自己受到了鄙视,一起看向叶修,黄少天是怒视,张新杰的眼光里却是没什么内容。叶修根本不管他俩的眼色,痛心疾首地看着几个人中唯一上了一米八的韩文清说:“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黄少天夸张的拍桌子笑。韩文清向来不吃叶修那一套,把他从桌子上掀下去,把黄少天扔到沙发上,给张新杰分派任务三件事一气呵成,三分钟后办公室就只剩下了韩文清一个人。他抬起手使劲掐了几下眉心,叶修今天就回去了,黄少天却还要在这呆几天,张佳乐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一想到这俩人都要在霸图呆着,韩文清就感觉一阵头疼。霸图的年轻军官中,崇拜黄少天和张佳乐的也有不少,只希望见到本人别被他们带坏了才好。

 

另一边,张佳乐跟着张新杰熟悉未来几周的住处,部队的营房都差不太多,没多久就走完了。张新杰把张佳乐送到房间门口,看了眼手表,还有五分钟到吃饭时间,正打算问张佳乐要不要带他去食堂,张佳乐就从房间出来,兴奋地问他:“老吃食堂都吃腻了!Q市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啊?咱今天不吃食堂了你带我去吃呗!”

 

张新杰想和他说你并没有吃过霸图的食堂怎么会腻,想说出门要打报告的你不知道吗,还想说Q市最著名的就是啤酒,你能喝多少?但是看到张佳乐的眼睛就莫名的说不出口,最终和韩文清知会一声就带着张佳乐出去腐败了。

 

 

 

 

4.

见过张新杰的人谁也想不到他会是个吃货,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吃是他人生一大乐趣。而张佳乐则是一个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不折不扣的吃货。两个吃货在吃上面迅猛的找到了共同话题。作为军人他们都走过很多地方,一旦有时间,两人都会去品尝当地正宗的美食,由此而来的美食心得也是信手拈来。如果有霸图人看到这个表情和煦,妙语连珠的张新杰一定连眼珠子都会瞪出来。

 

张佳乐作为土生土长的K市人自然对米线和鲜花饼情有独钟,并且当即邀请张新杰晚上去他寝室,他来之前在行李中装了十几个。张新杰在听到“晚上”、“去寝室”之后眉头暗暗跳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答应了。

 

张新杰长在X市,参军之后主要生活在Q市,可以说Q市是他的第二故乡。于是他偏爱的东西就多一点,除了羊肉泡馍,油泼辣子之类的X市特色之外,海鲜也是他的最爱。提到海鲜之后张佳乐表示:来到Q市怎么能不吃海鲜?立刻就要拉着张新杰找个大排档。

 

张新杰对于张佳乐说风就是雨的作风感到非常无奈,拉着他往反方向走,边走边说:“你才第一天到这就要吃海鲜大排档不怕拉肚子吗?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尝尝正宗的鲁菜。”

 

张佳乐一听到“正宗”两个字就乖乖跟着张新杰走了,等到尝到菜的味道,终于竖起大拇指夸他会选地方。春和楼是一家以正宗鲁菜闻名的酒楼,在Q市非常受欢迎。张佳乐显然长着大众的舌头,这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拉着张新杰硬是要走路回去,以便消食。张新杰欣然同意,虽然他根本没吃多。

 

走了很长时间终于走回宿舍,张佳乐打开门就踢掉鞋子往床上一扑,完全是一副累瘫了的模样,连声音都软成一滩泥:“张新杰……新杰……我太累了明天把鲜花饼给你送去好不好?”张新杰坐在他床边,被他脸上生动的表情逗得不行,忍了半天终于没忍住,拿帽子对着张佳乐的屁股拍了一下:“好。你可别半夜起来都当夜宵吃了。”说罢站起身来就走,把张佳乐“张新杰!你竟然敢调戏前辈!”的怒吼关在屋里。

 

听到关门的声音,张佳乐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门的方向,又是傻笑又是放空,脸上风云变幻了好一会儿,最终又扑倒在床上,把脸深深埋在了枕头里。

 

 

 

 

 

5.

张佳乐走进霸图分给他的宿舍,却看到张新杰正在他的床上睡午觉,阳光洒在他不长但是很密的睫毛上,脸上留下一小片柔和的阴影。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张新杰的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就像是索吻一般。

 

张佳乐觉得他被蛊惑了,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向躺在床上的张新杰,俯下身,闭上眼睛,将一个吻轻轻印在他的嘴唇上。起身之后却发现,张新杰眼神清明的看着他,完全没有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朦胧。

 

……被知道了!自己的暗恋,对张新杰不能说的念头,这下都被知道了……张佳乐不敢看张新杰的眼神,怕在他的眼神中看到厌恶,或者就算他并不厌恶,大概也不会答应自己,两个人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握枪多年的手有点颤抖,张佳乐低着头等待最后的判决,就在他快要受不了抬头看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一个拥抱。

 

“我们是一样的。”张新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

 

张佳乐猛然从梦中惊醒,把手放在砰砰狂跳的心口上,半天之后,终于捂住了脸。

 

这么美好的,果然是梦啊。

 

张佳乐喜欢张新杰,从第一次看到他。

 

之前张佳乐说没有见过张新杰,其实不是真的。早在张新杰第一次参加新兵演习的时候张佳乐就看到了站在队伍中间的张新杰。那时候张新杰还不是被重点培养的情报人员,只是万千军人当中的普通一员,可是张佳乐在那么多人中一眼就看到了他。帽子端正,衬衫系到最上面一颗纽扣,军装笔挺,裤线笔直。每个军人都是这样的,但张新杰偏偏就有一种气场,让他与其他人不同,张佳乐说不好,或者是眼神,或者是动作,又或者只是一种感觉。

 

近距离看到张新杰是在他到霸图之后,他站在韩文清身边,就像是每个最得力的助手。张佳乐没有走上去和他们说话,而是转身走到嘉世那边找叶修去了。

 

五分钟后张佳乐怀疑自己有受虐倾向,不然为什么没事要到叶修这里来找虐。

 

但是也不得不说,之前酸涩的心情只剩了一丝,张佳乐朝着张新杰的方向微笑了一下,只是一次意外的心动而已,反正以后不会经常见面,忘记就好了。

 

现在他却被派到霸图,每天要跟张新杰朝夕相处,张佳乐真担心自己会像梦里一样把持不住。

 

 

 

 

6.

事实证明,张佳乐的担心是多余的。到了霸图之后,每天累得像狗一样,晚上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就昏睡过去,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有的没的,几天下来张佳乐就腰酸背痛腿抽筋。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佳乐端着餐盘跑到张新杰坐着的那一桌,“霸图的福利怎么样?”

 

张新杰摇摇头,慢条斯理的吃饭。

 

“什么?霸图这么大一个军区竟然福利不好?”张佳乐瞪圆了眼睛,“那我能不能申请一瓶钙片?来这以后太累,整天腰酸背痛腿抽筋,我需要新盖中盖。”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才开口:“吃完了再说。”

 

于是张佳乐三下五除二把饭吃完,速度就跟倒进去的一样,然后就看着张新杰一口饭嚼二十下地慢慢吃,等到张新杰吃完,张佳乐的眼睛真的要冒火了。

 

“要什么钙片?晚上我去给你按一按吧。”

 

“你还会按摩?”张佳乐惊悚地问,心里无数神兽狂奔而过。张!新!杰!要!帮!我!按!摩!

 

张新杰用纸巾擦了擦嘴,“是啊,小时候我爸老腰疼,给我爸按练出来的。”

 

 

 

7.

张佳乐趴在床上,背上是张新杰力道适中的按摩。

 

张新杰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长,骨骼匀称,除了常年握枪留下的老茧以外,称得上清秀。一想到这样一双手,属于张新杰的手正在自己背上游走,张佳乐就觉得很热,从内而外的燥热,仿佛张新杰的手在他身上点了一把火,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

 

“好了,翻过来。”张新杰按完了背,让张佳乐翻到正面。

 

……张佳乐哪敢翻身,忙推脱说这样就行了,正面不疼,不用按。但是张新杰是那种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完成的人,那容得他乱扑腾,立刻下手硬是把他翻了过来。

 

两个人都只穿了一条薄睡裤,身体的反应一看便知,张佳乐闭上眼不敢看张新杰的表情,心想这样露馅比梦里还要尴尬,一边又忍不住期待能收获和梦里一样美好的结局。

 

等了半天也没动静,睁眼一看,张新杰在一边抱着手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张佳乐从张新杰的表情中得到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暗示,他爬起来跪在床上,心一横,冲着张新杰喊:“张新杰!我、张佳乐,看上你很久了!你愿不愿意,给个痛快话吧!”

 

张新杰没说话,俯身吻了张佳乐。

 

8.

张新杰在张佳乐眼里看到的火,终是烧到了两个人的身上。

 

 

 

 

 


评论(1)
热度(56)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