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这里是小音~~~屯文,主刷进击的巨人-团兵和全职高手,全职高手无洁癖,除了刘皓相关啥都吃。

有生之年啊……一秒回坑

重看上见,最后很多人刷弹幕说等着你们说的下一次(ಥ_ಥ) 突然一条弹幕飘过去,说下一次是爸爸去哪儿吗……?


我。。。。。。

See you again (5)

  说起来简单,等许魏洲真的到达海边的时候,也已经是当天晚上了。冬天的海风尤其冷,尽管穿得很多,他还是感觉到带着咸味的冷风刀一样割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包裹在羽绒服和毛线当中的地方好一点,不过仍然能感到一阵一阵的寒气袭来。他无比庆幸为了伪装而买了一大堆御寒用品,不然站在寒风中等船的他看起来一定像这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船夫操着和黄景瑜类似但是夸张十倍的口音,许魏洲过了好一阵子才明白今天太晚了,不安全,哪怕他多出钱也不会有人送他去岛上了。好在仍有农家乐营业,许魏洲进去,简单吃了餐饭,然后就失眠了。

认识九年多,时间怎么也不能说短,放在一般人身上,要么已经成了老夫老妻日子有滋有...

See you again (4)

    酒馆内部装饰得极有风格,推开门的瞬间许魏洲以为自己进了一个山洞。由于还有几十分钟才到营业时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位调酒师站在吧台后面,正一个一个的擦拭杯子。

    许魏洲坐到像是几根被随意砍倒的大树堆成的吧台前面,调酒师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营业时间还没到,暂时不能点单。”

    “好的,谢谢。”许魏洲礼貌的回应,仍坐在吧台前。

    调酒师撩起眼皮打量了许魏洲一下...

See you again (3)

    三十岁的男人看上去和二十几岁不会有什么差别,何况演员这种靠脸吃饭的行当。许魏洲保养得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风霜,巴掌大的脸和过大的眼睛更让他显得比实际年龄小了不少。穿上刚在商店里买的时下二十出头的小男生喜欢穿的颜色鲜艳的羽绒服,带上能遮住半张脸的毛线帽,还有一副大大的卡通口罩,这个现在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和这座小城里捧着早餐匆匆赶去上课的大学生并没有明显的分别。许魏洲满意的审视了一下镜中的自己,推开商店的门,终于真真正正的,站到了这座心心念念的城市的大街上。

     在一起的时候就总听黄景瑜说,他的

See you again (2)

车是第二天清晨到的,由于是冬天的缘故,天还没有大亮,空气清新但凛冽,许魏洲不禁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把两只手插进兜里,在火车站附近匆匆找个宾馆住下。

宾馆条件一般,这两年已然跻身一线小生行列的他已经很久没住过这样的房间了。不过他并不是讲究这些的人,况且床头暖黄的灯光让他觉得温暖又熟悉,竟又有些困了。于是匆匆洗了个澡,又钻进被窝睡下。

 接近中午,许魏洲被胃疼叫醒,初入娱乐圈时落下的毛病,这么多年了还是时好时坏,断断续续的折磨着他。胃病是最需要花时间花精力调养的,可是他哪有这样的时间呢?熟门熟路的找出止疼片吃上,就是他给自己医治的方式。总之还有效就好。

等待止痛片起效的时间里,许魏洲

See you again

❤瑜洲

❤不完全按照时间线,不完全按照访谈

❤大概会HE


许魏洲也没想到,当售票员问他去哪里的时候,他脱口而出的竟是那个边陲小城的名字。

“半小时之后就有,再就是明天的,您要什么时间的?”

“那就……半小时以后的吧。”


直到在座位坐定,手中的车票都已被攥出微微的湿意,许魏洲才从眩晕般的不真实感里醒了过来,从被经纪人通知自己将会有一个十天左右的小长假,到半夜突然惊醒收拾行李打车跑到火车站,短短几个小时,自己竟然就坐上了通往那个城市的列车。


“问你最想去什么地方旅游。”

“好,那我现在就说了。最想去日本,北海道。”

那次采访结束后,黄景瑜又问了

我只怕再炙热的心情经不起时间和距离,可这几乎是必然。他们总会渐行渐远,徒留回忆。

瑜洲短打

*不会写成文的脑洞们

*请勿上升真人

*都是没头没尾的片段,慎入


  1. 眼睛①

    黄景瑜最喜欢许魏洲的眼睛。

    许魏洲也知道这点,但是因为眼睛是动过的,他总是有一点心结。所以不论是访谈这种公众场合,还是私底下,都不遗余力的向黄景瑜安利自己的鼻子。然并卵,黄景瑜还是最喜欢他的眼睛。

    许魏洲其实挺泄气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黄景瑜并不是喜欢他深邃的双眼皮,或者是大眼睛带来的无论做什么表情都萌萌哒效果,而是喜欢他眼睛里表达出来的、外表看不出...

【瑜洲】失而复得(一)

*部分依托花絮,有部分私设

*时间轴不完全一样

*全是脑洞,请勿上升真人


“许魏洲!你还敢光脚在屋子里走!今天晚上你如果再发烧到四十度我就给你扔窗外自动降温!”黄景瑜发起火来也没什么力度的声音在逼仄的小房间响起。许魏洲早就摸透了黄景瑜的脾气,对亲近的人根本就是一纸老虎,并不喜欢穿袜子的他直接把这句话当做耳旁风,还是溜溜达达的在屋子里找灵感。

    然后他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黄景瑜以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压在了床上,两条乱蹬的长腿被按住,迅速套上一双颜色艳嫩还毛茸茸的室内袜。

许魏洲发觉翻身无望,干脆在黄景瑜身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对着...

1 / 6

© 多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